> 公务员 > 新闻动态 > 正文

上市4个月股价跌六成:负债扩张 希望教育停不下来

更新时间:2019-01-23 07:29点击数:文字大小:

  去年8月的一天,华西希望集团总裁王德根、希望教育集团CEO汪辉武敲响上市的铜锣,总部位于成都的希望教育成为成实外、博俊、天立之外四川第四家港股民办教育上市公司。

  作为国内第二大民办教育集团,希望教育发行价1.92港元,总市值为127亿港元。然而,上市首日即破发,大跌5%。4个月过去,负债扩张的希望教育股价跌去六成,最新市值55亿元。公司高管不得不掏出真金白银,购买自家股票,火线救市。

  1、「投靠」华西希望,汪辉武往事

  改革开放40年,民营经济从无到有、发展壮大,四川新津的刘氏四兄弟的经历,便是缩影。

  大哥刘永言、二哥刘永行、三弟刘永美、四弟刘永好,连在一起「言行美好」。两岁时,家境贫苦的刘永美过继给本县顺江乡古家村陈耀云家,改名为陈育新。

  1977年恢复高考,陈育新一边在生产队上工,一边用八个月时间自学完全部高中课程,奇迹般地考上四川农学院。毕业后,陈育新分配在新津县农业局上班。只干了半年,陈育新毅然甩掉国家干部身份,停薪留职回到古家村,与两兄一弟一妹(刘永红)变卖手表、自行车筹资1000元,创办育新良种场。

  从育新良种场起步,刘氏四兄弟的企业滚雪球式发展,成为本土第一大生产企业——希望集团,名列民企500强榜首。1995年,刘氏四兄弟「分家」,分别组建刘永言的大陆希望、刘永行的东方希望、陈育新的华西希望、刘永好的新希望。

  又是十年发展,陈育新的华西希望从饲料工业,转向房地产、零售业、都市农业多元化发展。2007年,华西希望斥资1.5亿元,收购西南地区IT培训第一品牌「五月花」51%的股权,开始进军职业教育的征程。

  与陈育新一样,五月花的创办人汪辉武同样有过不平凡的创业经历。1994年,毕业于四川简阳师范学校的汪辉武,放弃当小学老师的铁饭碗,骑着单车独自一人闯成都。5年努力,汪辉武创办成都五月花计算机专业学校、五月花专修学院,以加盟模式在四川全省扩张,成为四川最大的IT培训机构。

  2004年,一心想做大职业培训业务的汪辉武通过熟人找到华西希望集团,主动要求「投奔」。3年后,华西希望同意吸纳五月花。在五月花的基础上,四川希望教育产业公司设立,由华西希望派驻董事长,持股49%的汪辉武出任总裁。

  2、按在校生计,第二大民办教育集团

  在自身业务走上轨道的情况下,自带粮草,主动「投靠」财界大佬,汪辉武能人所不能,无怪乎后来成为四川民办高校的标杆性人物之一。对于「外人」汪辉武,陈育新用之不疑,让他放手一搏,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真有大佬风范。

  在希望教育上市之际,一身兼任执行董事、CEO、总裁三职的汪辉武持有38.96%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在华西希望集团的财力、政商关系助力下,希望教育快速做大做强,业务涵盖中小学、中职、高职、职业培训、成人教育、普通本科。2008年,希望教育创办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进军高等教育。2010年,希望教育投资3.6亿元,在四川资阳建立汽车专修学院。2012年,希望教育与绵竹市政府签约,投资25亿元,建设希望教育城。

  希望教育城,由四川天一学院、西南交大希望学院绵竹校区、四川五月花专修学院、指南针计算机职业学院思索本科、高职院校入驻,招生规模达到4万-5万人。

  2016-2017年,央企光大控股两次战略投资希望教育。股改之后的希望教育集团旗下拥有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贵州财经大学商务学院、山西医科大学晋祠学院3所本科学院,四川天一学院、四川希望汽车职业学院、四川文化传媒职业学院、贵州应用技术职业学院、四川托普信息技术职业学院5所高职学院,以及四川希望汽车技师学院,在校生8万余人。

  打造中国民办高等教育第一品牌,是希望教育的口号。按在校生计,希望教育已是国内第二大民办高校集团。

  3 、负债27亿元,上市4个月股价腰斩

  作为上市主体的希望教育,在四川、贵州、陕西三省拥有3所本科大学、5所高职、1所技师学院,形成8+1的高校矩阵。8所高校中,3所自建,5所来自购。2015-2017年,希望教育分别实现营收4.87亿元(人民币,下同)、6.14亿元、7.5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24%。

  2015-2017年,希望教育净利润分别为6400万元、1.57亿元、2.19亿元,复合增长率85%。上市之前的2018年第一季,希望教育营收2.22亿元,同比增长34%。在中国,办教育名利双收,希望教育正是华西希望集团旗下一头「现金奶牛」。

  2018年8月,希望教育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交易,发行16.66亿股,发行价1.92港元/股,市盈率51.9,市值达128亿港元。由于发行市值大、估值高、募资额高,一开盘便跌停。

  除此之外,希望教育还有两大「伤疤」,让人诟病——

  一为负债率高:2017年,希望教育计息负债达28亿元,利息支出1.44亿元。2015-2017年,希望教育的财务费用率分别高达22.1%、12.5%、19.2%。持续多年的负债扩张,显出后遗症。

  二为公司治理:2016-2017年,希望教育向四川特驱教育授出免息贷款11.2亿元、12亿元。特驱教育董事长王德根,同时担任华西希望集团总裁,正是希望教育的关联方。汪辉武本人,也从希望教育获得了2000万元的无息贷款

  上市四个月后,希望教育股价腰斩,市值降至不足60亿港元。2018年,希望教育跌幅58.8%,在13家港股教育上市公司中表现垫底。2019年1月,希望教育发布公告,若干高管拟自筹资金1.15亿港元,增持股票

  4、建校,再建校,停不下来的扩张

  传习邦发现,即便是股价腰斩,也挡不住希望教育大举扩张的步伐。2018年11月15日,希望教育公告,携手关联公司四川希望教育,与重庆忠县达成协议,计划投资15亿元,在忠县电竞小镇兴建一所「以培养电竞产业人才为特色」的高职院校,计划在2020年投入使用。

  12月22日,希望教育再次宣布,与甘肃白银市白银区政府达成协议,计划投入13亿元在白银创办一所容纳1.2万在校生的高职院校。甘肃学校第一期投资8亿元,用于购买土地、校舍+实训基地建设,第二期投入5亿元,计划在2019年9月投入使用。

  而在上市之前的2018年5月,希望教育已与广东韶关新丰县达成协议,拟在新丰兴建广东现代农业职业学院。海外扩张,希望教育计划在美国加州开设一所授予计算机、商业管理本科学院的寄宿制大学。

  2018年中报显示,希望教育营收5.28亿元,同比增长38%,其中学费收入增长42%;净利润1.91亿元,同比增长37.8%。

  高负债+高利润,上市之后快速扩张,希望教育正是一家特色鲜明的港股教育类上市公司


图文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