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化教育从“扫盲”开始

更新时间:2019-07-03 13:40点击数:文字大小:


   我市中小学注重素质教育,图为南朗镇横门小学大课间活动。


   伍万礼祖孙三代老师。 陈慧 摄

1996 年中山市被评为全国“两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教育先进市。这份成绩,来之不易。

1977年, 中断了十年的中国高考制度得以恢复 。但经过十年动荡,中山的教育事业无论是校舍硬件,还是教师队伍都急需重新发展。

改革开放后,中山市加大资金投人,依靠社会力量,制定和实行推进中山教育现代化的一系列措施,经过市委市政府与广大教育工作者的19年共同奋斗,中山的教育从质量到规模不断提高。至1996年,中山被评为全国“两基” 教育先进市。在此基础上,中山的教育开始向现代化全面发展。

大涌镇有一个“教育世家”,一家三代老师的境遇,折射出中山教育事业的发展。

第一代 教师工资低且频繁被调动

改革开放前的中山,不仅没有大专以上高等教育院校, 也从未设有中专以上职业技术学校,连中小学的校舍也甚为残旧,教师人才更是紧缺。改革开放前,教育不受重视、教师队伍不稳定,许多学校的老师都是一人兼几门课。大涌镇今年81岁的伍万礼从1962年开始当教师,到1977年的15年间,先后被调到三角、板芙的5所学校。除了教两个年级的数学课还要兼体育课,每月24元,18元寄给家里,余6元是在学校的生活费。“改革开放前,教师收入不如工人,身边好多教师都不干了。学校缺老师,留下的老师就经常被调动。”

恢复高考、改革开放,让教师们看到了教育的希望,也切身感受到中山对教育的重视。据《中山市志(1979—2005)》记载:1978年起,中山的小学教育快速发展,普及程度不断提高。1982 年经佛山地区检查验收,在全省率先基本实现普及小学教育。1988 年年底,省教育厅派员到中山验收,确认中山市基本达到普及初中教育的要求。1982年-1987 年,中山市投入5亿元,先后实现普及小学教育和普及中学教育。

第二代 虽有遗憾但成为 全市首批英语老师

社会上重新兴起的尊师重道、尊重知识和人才的风气,让伍万礼的女儿伍泳珊从小已认定了教师这一职业。“ 小伙伴来我家,我们还常玩上课的游戏,我最爱就是扮演老师的角色。”伍泳珊还喜欢音乐,她梦想着自己可以考上大学的音乐系,当一名音乐老师。此时的中山教育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普及中小学的教育上,不仅小学的音乐、美术、体育等课程常被忽略,连英语课都还未开设。就读普通高中的伍泳珊没法获得音乐上的专业训练更无法报考专业的音乐院校。失望赌气之下,她连高考也没参加。1988年她成为板芙小学的一名代课老师,同时还成为了中山首批英语老师。

“全市小学都没有英语课,个别好的学校能从外省市的中学找英语老师,普通学校只能从别的学科调过来。我是新老师,学校也放手让我去摸索新教学方法、编辅导材料。”为了快速提高英语教师的教学水平,当时的教育部门还举办了中山英语首届岗培班,把一些“半路出家”的老师送到广州去学习培训。随后,伍泳珊又一边工作一边读了中专、大专、本科,从代课教师成为了真正的教师。想起当年入行的经历,伍泳珊说,觉得自己当时是幸运遇到了好时机。“虽然没有参加高考成了一个遗憾,但我仍很感激那个时代。改革开放后政府和社会都重视教育,不断发展学校,我也因此才有机会成为真正的教师。我更希望我教的学生都能读上自己理想中的专业。”

第三代 母亲的音乐梦她圆了

伍泳珊想当音乐老师梦想一直未能实现,可今年女儿欧阳飞雪终于圆了她的梦。2018年刚大学毕业的欧阳飞雪如今是大涌镇一间小学的代课老师。她在大学里接受了专业的音乐训练,如今是能弹能唱的音乐老师。“虽然小学阶段还不会给孩子讲授太多专业的乐理知识,但是音乐的重要启蒙阶段。我们主要让他们接触音乐、对音乐感兴趣。”如今的中山,无论是中小学还是幼儿园,音乐、美术、体育等原来被忽视的课程都备受家长与学校重视,市民对优质的教育资源需求日益强烈。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山的教育已从当初的为普及小学、普及初中,发展到如今的对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全面重视。伍万礼、伍泳珊、欧阳飞雪这一家三代教师正好经历了中山教育事业在改革开放前的动荡、改革开放后的迅猛发展,以及进入新世纪的全面发展。这一家三代人正是中山教育的见证者和奋斗者。

如今,我市教育呈现多元化趋势,全面走向了现代化,从学前教育、中小学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等各方面全覆盖的发展。

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到要教育事业全面发展,包括深化教育改革,加大教育投入,提高教育质量。例如推进学前教育扩容提质工程,增加规范化幼儿园学位6000个;加快公办中小学校建设,新建改建扩建公办学校40所;深化中高职一体化发展,启动中职学校专业结构和布局调整,推动中职教育组团发展;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加强高水平大学建设,加快与德国、瑞士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建设。而且教师队伍也开始了实施新一轮强师工程,加强师德师风建设,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强化学校德育工作和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等。

人物访谈

当年新招的大学生 到了中山几乎想哭

陈品权, 1960年佛山师范大学毕业,分配到石岐二中(今杨仙逸中学)任教;随后又先后在中山一中、黄圃农学、中山师范学校(今中山市实验中学)任教。2000年退休,成为中山师范最后一任校长。如今已80多岁的他,谈起中山教育事业,除了赞叹,也有思考。

■恢复高考让我感到教师的责任重大

○记者:1977年恢复高考时,您当时是中山一中的语文教师。给想高考的青年补习,当时的情形是怎么样的?

●陈品权:许多被耽误了的青年都想办法到学校来找老师补课。白天,老师们给在校的学生上课,晚上就在一中的图书馆、大礼堂里给外来的青年补课。 老师们完全没有功利的、主动的讲课,谁来都可以听。我在图书馆里上课,一晚上能有一两百人。他们离开学校久,水平参差,短时间内塞很多很细的知识很难,只能很粗放地讲,并针对如何做好应考准备做指导。 来听课的学生有的拿着多年前的旧书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有的找应届学生借来的书,有些甚至连书都没有。但他们渴望知识的眼神,让我感受到了教师职责之沉重。

■中山师范成为小学教师的摇篮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图文信息